随“联合国部队”到沙漠露营【阿联酋,阿布扎比】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半岛之滨的阿联酋首都阿布扎比,一半是海水,一半是沙漠。走出首都阿布扎比机场,举目望去,只见黄沙漫漫,无边的黄沙上有风呜咽而过。天,是绵延无尽的赤红;地,是沉厚雄浑的安静。

     我拦下一辆出租车,前往发冲浪主人戴勒的家。一路上,只见一排排整齐靓丽的别墅平地而生,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纵横交错。朋友说,阿联酋人跳下骆驼背,钻进了奔驰车。这并不是一句玩笑话。阿布扎比的马路上尽是让人惊艳的奔驰、宝马、 保时捷、凌志等高级轿车。得益于丰富的石油资源,这个昔日的游牧国家,如今已是世上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没想到戴勒竟然住在我眼前的这片沙漠中。三毛笔下精彩的撒哈拉故事,曾勾起我对沙漠的无限向往。但亲临其中,才发现这片神秘的土地,远比想象中的更苍茫辽阔、更勾人心魄。

     戴勒是加拿大人,在阿联酋当地一所加拿大国际学校教书,月薪近1万迪拉姆。学校不仅给教工们优厚的工资待遇,还建造了一幢别墅给他们居住。这栋圆顶的白色别墅有三层,10间单独套房。戴勒住在这栋别墅的顶层,与一个南非人贾斯丁共享一套三房一厅约100平方米的房子。 

      戴勒说,他根本没必要住那么大的房子。他一个人在阿布扎比也没什么大的开支,一般情况下,他只花得了几千迪拉姆。剩下的钱拿回家也不知怎么花。戴勒的日子过得很滋润,每年都会去世界各地旅游,他的足迹已遍布南美洲、欧洲、大洋洲等三大州。尽管如此,戴勒说自己在阿联酋不过是“穷人”,因为阿布扎比的本地人比他强多了。

沙漠里的别墅与其他地方的别墅没有多大区别,完善的水利与电力管道24小时为住在沙漠中的人们供应淡水与电源。白天,户外炽热难耐,温度超过50度,在烈日下站一会儿,感觉快要被烤成肉干了,幸好室内有中央空调,凉爽舒适。住在沙漠中,经常会遇到沙尘暴。沙尘来临,漫天黄沙裹挟,天空昏黄一片,沙子肆无忌惮地灌进人们嘴里、耳里、眼里。这时,人们大多会呆在屋里,将门窗关得严严实实。有一次,戴勒的邻居出门忘记关窗,沙尘暴突袭,弄得他家到处布满细细的沙子,邻居花了两天时间才全部清理干净。 

然而,住在沙漠最难耐不是沙尘暴而是寂寞。白天在户外行走很难熬,除了上班,当地人一般很少出门。从戴勒的居住地开车去最近的服务区,至少需要10分钟,服务区里仅有屈指可数的几家小规模的商店、餐厅和理发店。在举目无人、变幻莫测的荒漠中,寂寞成了生活在这里的外国人的头号死敌。经过一周的煎熬,每逢周末,大家会组织各类活动,像出笼的小鸟般无拘无束地享受自由。

这个周末,阿布扎比的沙发冲浪会员组织了一次沙漠露营活动。出乎我意料,参与的人数超过了30个,大家来自世界上20多个不同国家,简直就是一个小联合国。成员中有像我一样的旅行者,而更多的则是在当地工作的外国人。

露营的地点选在沙漠腹地,靠近一座叫里瓦的偏僻小城。我们从阿布扎比出发,一行8辆车。我坐在一辆凌志四驱越野车上,正式进入变幻莫测的沙漠腹地。一路上,黄沙漫漫,乍看之下,沙漠都是同一片面目,仿佛时空停滞。但2个多小时的车程,不可能做其他事,我静下心来,凝神细看,渐渐发现看似千篇一律的沙漠,竟然千姿百态。

四轮驱动的越野车,在漫天黄沙的公路上可以飙到时速200公里,犹如坐云霄飞车探险,十分刺激。2个多小时后,车子驶入一条沙漠小道,开了10多分钟,突然阿联酋警察开着越野车追上来,让我们停车。他们说:“前面是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的国界线,不能再往前行驶了。”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a

我们停下车,决定在此露营。大家卸下行李,开始安营扎寨。队长赛义德是本地人,满脸沧桑,让人无从猜测他的年纪。他指导大家把车子停在迎风一面挡风,将营地搭设在车后,铺上睡垫、睡袋就可以直接露宿了。

黄昏的沙漠在夕阳映照下,分外动人。一阵风来,吹乱了发丝。喉咙干到快爆裂,我咕噜咕噜喝下半瓶矿泉水。大家升起篝火,木材燃烧的营火飘出一种沙地特有的气味,风沙从脸颊刺痛地掠过,呜咽的风声阵阵发紧,交织出一种完完全全沙漠里才有的氛围。

我们的小联合国的成员来自五洲四海,口味不同,大家争着要当厨师。赛义德出来主持大局,要求我们分工合作。于是,有人劈柴,有人洗菜,大家各自忙活开了。主厨罗曼,来自法国,是法国海军成员,正在阿联酋海军基地服役。罗曼有着法国人骨子里的浪漫与骄傲,他做出的料理色香味美,玩起来又很疯,他说自己就是发光的太阳。据说,上一次沙发冲浪聚会,他的疯狂照片登上了当地报纸。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晚餐出炉。罗曼的法式烤鸡火候恰当,惊人地好吃。可是,绝不能因为贪吃而错失了夜晚降临的景致。蔚蓝色的天际,星斗一颗、两颗渐渐显现,不一会儿就星斗满天。仰望星空,美不可言。戴勒教我辨认大小熊星座、天后座等。在这样深邃的星空,这样浩瀚的大漠中,你会感觉人类自身是多么渺小,从而懂得谦卑。就算再长途跋涉一天,但只享受这片刻的氛围也很值得。

夜晚营地的烛火引来飞蛾围绕。我们围坐一圈,听赛义德讲故事。赛义德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但谈起他的嗜好——驯鹰,便眉飞色舞起来,仿佛变了一个人。赛义德不无自豪地称,他一个星期就能将一只桀骜不驯的鹰训练得服服帖帖,我听得津津有味,却又因为不能亲眼见到鹰而略感遗憾。

我问赛义德,如何让鹰心甘情愿地待在人类身边,而不逃走?赛义德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不无自豪地说:“鹰的脖子是卡住的,就算他抓到猎物,也无法咽下去。所以,不管飞到多远,都会乖乖回到我身边。而且,每次他飞回来,总会为我抓回一些兔子、鸟等野味。”

我想,沙漠生活如此单调,食物等资源又很匮乏,在这片荒苦的地方,人类却总能发现生活的乐趣,让自己快乐地活下去,可见,人的生命力真强,人是一种能习惯于任何环境的生物。

沙漠的沙质柔软、细腻。有人在沙丘上玩起了滑沙。所谓的滑沙,就是坐着滑板从沙丘顶上滑下。沙丘越高,约陡,速度越快,越刺激。加拿大的杰瑞是此项运动的爱好者。只见他微蹲在滑板上,从沙丘顶端飞冲而下,重重地摔在沙地上,又若无其事地爬起。

杰瑞说,滑沙就像冲浪一样有着刺激的快感,风在耳畔咆哮,沙粒将脸颊刺得生疼,冒险的感觉就出来了。“沙地柔软、细腻,摔倒了也不会痛。只是再次爬上沙丘需要体力。”杰瑞一边说,一边往沙丘走去,准备再一次挑战。

我和大家一起在沙丘上玩游戏、奔跑,仿佛回到童年。虽然我们30多人来自20多个不同国家,但今日相距也是一种缘分。直到我写下这段文字,每当想起在沙漠的情景,想起与大家一起欢笑的场面,那种兴奋的感觉依然那么真切。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