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穷与富裕【菲律宾】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没去菲律宾之前,菲律宾在我印象中是一个落后、野蛮、贫穷,以廉价菲佣闻名世界的地方。在石油富国阿联酋的超市、酒店和机场都可见到菲律宾劳工的身影。住宿香港朋友家,端茶递水的也是菲佣。高学历、精通英语、吃苦耐劳是菲律宾外劳的国际名片。据说,有十多万菲佣常年在香港工作,而在海外工作的菲律宾人也超过百万。去过菲律宾的朋友们,每每谈及菲律宾,总是不无夸张地说:“菲律宾是个令人绝望的国家,贫富差距太大,每天都在上演各种血腥暴力事件。”又或者语重心长地警告:“前段时间香港旅游团被集团被枪杀的新闻你看了没?被流弹打伤了只能算自己倒霉,菲律宾是不讲赔偿的!”
就这样,菲律宾让我望而怯步,去菲律宾的计划也一再延宕。所以,2010年以前,我几乎走遍所有东南亚国家,却迟迟未去菲律宾。

SAMSUNG DIGITAL CAMERA
直到2011年初,我抢到一张虎航新加坡至菲律宾克拉克的零元机票(税和托运行李费需自付,约250元人民币)和一张宿务航空马尼拉至香港的特价机票(税后只要人民币300多元),菲律宾之旅才得以实现。
刚下飞机,便有打道回府的念头,一股闷热的海腥风呛得人喘不过气来。置身马尼拉街头,恍惚间以为身在印度,游手好闲之徒和破破烂烂的城市景观,似乎无处不在。街头可见黝黑的小贩对你咧齿而笑,笑脸相迎下,却隐藏着悲伤和复仇的种子。“千万别和菲律宾人交心。”临行前,朋友千叮万嘱。在菲律宾,太多人拥有枪支,马尼拉狭窄的街道里挤满了各种小混混。贫穷、暴力、血腥让人变得麻木不仁。然而,就在另一边的商业区,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华丽亮眼的购物商场汇聚一堂,那么格格不入地与脏乱的马尼拉混搭在一处,让人不由得感叹这真是一座残酷与温柔,破灭与美好并存的城市。
马尼拉并不是我的目的地。我要在马尼拉坐车前往罗伯特家。罗伯特居住在巴朗牙,巴朗牙位于马尼拉湾的西岸,是一座只有不到10万人口的小城。
罗伯特已经40多岁,精明干练,十分富有。他在当地经营碾米生意,向周边农民收购稻谷,在自己的碾米工厂碾磨后,将米批发给经销商家和米店。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罗伯特平日工作异常繁重,我的到来,让他给自己放了半天假。他与妻子特意驾车到机场接我。
坐进豪华气派的日本丰田后,罗伯特没有直接带我回家,而是兴致盎然地领我参观他的碾米工厂。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厂房,里面有些昏暗,轰隆作响的机器旁站着忙碌的工人。
罗伯特说:“现在的工厂有些小,我已经在建一家更大的厂房。”走入工厂办公室,罗伯特将正在电脑前忙碌工作的儿子贾斯珀介绍给我认识。贾斯珀两年前从大学毕业,学的管理专业,毕业后便到工厂帮忙。他们每天早上八点开始工作,晚上常常忙到深夜才回家,没有假期和周末。工厂里有一个小厨房,由于中午没时间回家或外出吃饭,他们专门请了厨师到这儿做午餐。
踏入罗伯特家,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富丽堂皇的屋宇让人咋舌。两层小洋楼十分气派,屋前屋后各有一个花园,屋后花园旁有一座游泳池,蔚蓝的池水在蓝天映衬下显得那么清澈、迷人。三辆豪华轿车停放在专用停车场内。屋内装修十分大气,每一分每一寸都充分显示着有钱的人魅力。还有两个专属佣人伺候他们生活。
罗伯特接待外来住宿者已不是第一次。二战时期,菲律宾曾遭受日本的残酷侵略,为了促进菲日友好,政府在民间设立友好协会。每年罗伯特都会通过这些协会在家中接待几个到访的日本青年学生。
我与罗伯特的儿子贾斯珀年龄相近,作为同龄人,我们有说有笑,贾斯珀和其他年轻人一样爱笑爱闹,只是工作太忙碌了,玩乐时间很少。
“你有什么爱好?”贾斯珀问我。
“我爱旅行,到世界各国走走看看。你呢?”
“我爱赚钱。”贾斯珀笑着说。
第二天,由于罗伯特的工厂有几单生意忙得不可开交,他们分身乏术。贾斯珀推荐我去吕宋岛阿苏卡收藏房子的地方看看。
阿苏卡最大的兴趣的就是收藏老房子。贾斯珀告诉我。
这真是世上最昂贵的爱好。我叹道。
阿苏卡是菲律宾的知名富翁,常在菲律宾四地巡视,看到喜欢的老房子便买回来,作为自己收藏。为了这个爱好,他在吕宋岛的西南角购买了相当于四个足球场大小的地皮陈列他的收藏。
菲律宾政府财力不足,能够用于文物保护的资金十分有限。只要遇到政府不能有效保护的古老房屋,阿苏卡先生都会购买下来,迁到自己地皮上加以保护。他雇佣工人将买下的房屋一块一块砖头拆下,并标上标记,然后搬运到那块地按原貌重建。
迄今为止,那里已有20余座完全建好的房屋了,数座屋子还在建设,数量不断增加。

SAMSUNG DIGITAL CAMERA

第三天,罗伯特特意给儿子放了一天假,开车载我到城市附近的景点参观。当贾斯珀听说我已去了30多个国家时,羡慕不已。他虽然有钱,但却离不开他的生意,没有时间像我一样到处旅行。罗伯特说,对生意,他们盯得很牢,一点儿也不敢放松。因为,一旦走下坡路,就会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快。
在市里,一件小事让我十分感慨。一位四肢完好的中年男子,面无表情地将一个盒子递到我们眼前。盒里放着一些纸币。贾斯珀很自然地给了他100块(约合人民币15元),似乎早已习以为常。让我惊讶的是,乞丐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话,拿了钱就走,听不到一句礼貌或职业性的谢谢。那神情和姿态,似乎觉得给他们钱是天经地义。
因为出门早,我们下午4点就回到了城市。贾斯珀一看时间还早,载我回家后,抱歉地说:“Leo,我得回办公室处理一些事情,两小时后再回来。”说着,他便匆匆开车离开。
我想,上苍大抵是公平的。有的人穷得不可思议,有的人似乎富得理所当然。在马尼拉,青天白日下,成群结队的男人在路上睡觉,他们似乎无事可做;有手有脚的男子理直气壮地向人乞讨。难怪他们只能在贫困中挣扎。朋友说,无所事事,不务正业是大批菲律宾人的写照,可是,也有像罗伯特和阿苏卡那样勤劳工作的人。
不错,罗伯特是很有钱,他的家舒适华丽,汽车气派豪华,但为了拥有这一切,他和家人一直在勤奋工作。表面上看,成功的人轻松自在,光鲜亮丽,但他们背后的付出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无论生活在哪儿,干什么事,只有勤奋工作才能拥有美好生活。从这一点说,菲佣至少比那些在街头闲逛的人要可爱得多。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