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游记

祸从口出【叙利亚,大马士革】

Share Button

试试看!奥斯特递给我一支阿拉伯水烟。

嗯。我懒洋洋地靠在椅上应了一声。身边的西班牙沙发客荷西已满脸醉态。水烟气味馥郁芬芳,有一丝薄荷混合草莓的清甜味儿。头回吸这个玩意儿,吞云吐雾中,只觉全身慵懒。

据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马哈福兹要抽水烟才有灵感。奥斯特说。

  真是优哉游哉。荷西口中轻轻喷出烟雾。

一天晚上,沙发冲浪主人奥斯特在大马士革的一家阿拉伯餐馆招待我和荷西。餐馆内不少人围坐一起,一伙一伙的,吞云吐雾。

一锅烟丝抽了半个多小时,快抽完时,我感到喉头处涌起一股辛辣味儿。

从阿拉伯餐馆出来,我们打算随便走走。大马士革的街道犹如迷宫似的狭长、弯曲,两旁又都是两三楼高的砖墙,让人找不着北。

一阵风吹过,风里有股淡淡的玫瑰香。

荷西嚷着要买玫瑰精油给女友。

买地毯好咯,地毯便宜。奥斯特推荐道。叙利亚地毯的名气不输伊朗地毯。在沿街的一些小商店的墙上,总能看到不少精美的叙利亚地毯。

路过一家银器铺,里面闪闪发亮的银器真让人爱不释手。

我指着一个银盘问:多少钱?

“100,太贵了,我买不起,只能饱饱眼福了。

他们做一件银器得花十几天。奥斯特告诉我。

难怪这么精致,我想。看店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能说几句简单的英语。我问他这门手艺学了多久。

二年多。他答道。

你做的银器真是艺术品!我称赞道。

他腼腆地一笑,告诉我他正在学法语,我问他打算去哪里玩,他说伯瑞斯。

我心想,伯瑞斯在哪里呀,我怎么不知道。

站在一旁的奥斯特突然问:“Paris

年轻人高兴地点点头。原来是巴黎。

晚上我跟荷西一同住进了奥斯特的家。奥斯特来自叙利亚东部沙漠的一座小城,现在在大马士革大学学习英语专业。他还自学了西班牙语、土耳其语和中文,堪称语言天才。奥斯特和一个土耳其朋友在学校附近的山坡上合租了一间屋子,三房一厅。我们睡的客房没有床铺,但在柔软的中东地毯上铺上床垫,同样睡得很舒服。奥斯特对于接待沙发客很挑剔,不是每个都接,一定要对他胃口的人,他才会真心以待,因为叙利亚是一个很保守的穆斯林国家,人们并不是那么容易向陌生人敞开心扉。周围的邻居个个蒙着穆斯林面纱,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奥斯特之所以接待我和荷西,是因为他喜欢中国文化,并且想学习汉语和西班牙语。奥斯特让我介绍一些中文歌曲给他听,我把mp3里的一百多首歌全部拷给他。结果,他迷上了陈升,有好几次,我听见他轻轻地哼着《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十分陶醉。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既然你说留不住你,

回去的路有些黑暗,

担心让你一个人走。

我想,奥斯特是不是也有一位思念的人?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一天晚上,我们三人在奥斯特家的阳台上畅饮夜聊。荷西给我们讲述了他骑着摩托车只身穿越伊拉克的惊险故事。荷西讲得眉飞色舞,惊心动魄,我们听得津津有味。聊着聊着,我们的话题涉及到了以色列。荷西告诉我们,以色列是他目前十分向往的地方,他计划去以色列游历一番。荷西还想继续谈论他的旅游线路,却被一脸严肃地奥斯特打断了。奥斯特摆摆手道:你们不晓得厉害,快别说了,在我们国家千万不能公开谈论以色列,否则会惹上麻烦。我和荷西面面相觑。荷西私下和我议论道:在自家屋里聊会儿有什么关系呢,难不成房间里装有窃听器?我点头表示赞同,心想奥斯特未免太过小心。

聊着聊着,有人在外面咚咚咚地敲门。深夜有人敲门令我们有些不安。

似乎预感到有不好的事发生,奥斯特一脸惶恐地打开门。

门外站着奥斯特的一位邻居。邻居沉着脸,用阿拉伯语毫不客气地警告奥斯特你有很多外国朋友啊?小心点!

奥斯特神色一变,走出门外,用我们听不懂的阿拉伯语与邻居交谈。听语气,像是在解释和哀求着什么。

我和荷西张着口,瞪着眼,呆呆地站着屋内,不知所措。没想到还真是隔墙有耳。当晚,我们的谈话竟然被奥斯特在国家安全部门工作的邻居听到了!

十几分钟后,奥斯特神色恍惚地回到家中,做出一个惊人地决定。

他一脸无奈,语气低沉地开口道:荷西,对不起,你必须马上离开,他们不允许你呆在这里。

我很震惊,没料到奥斯特会下逐客令。我望向窗外,夜色浓重,大街上寂寂无人。荷西此刻出去,恐怕很难找到落脚的地方。

来自民主国家西班牙的荷西感到万分惊讶,大叫起来难道就连以色列旅行路线的话题都不能谈?!

奥斯特皱着眉头,用手揉揉太阳穴,状似极其为难。

荷西背上背包,对奥斯特的招待表示感谢,礼貌地和我们道别,万般郁闷地走出门,不一会儿他的身影就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作为中国人的我幸免牵涉其中。不过,经过这次事件后,在叙利亚旅行那段时间,我都谨言慎行,小心翼翼地管好自己嘴巴,生怕祸从口出。

后来,我发现在叙利亚印刷的地图上,以色列的国土标的是巴勒斯坦

2011年初叙利亚爆发了内战,愿这个中东之国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