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味的晚餐【伊朗,开山】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在伊朗中东部居住着大量的阿富汗难民。因为战乱他们背井离乡来到伊朗,不少阿富汗家庭已在此扎根超过三代。由于连年战乱,数百万阿富汗人,不得不逃往周边领国。在伊朗,没有专门的难民营,难民可以自由居住在东部城镇玛夏杜及首都德黑兰等大都市中。

然而,即使能在伊朗出生,伊朗政府也不会授予阿富汗人伊朗公民身份,就连伊朗的永久居留权也没有。在伊的阿富汗人只能靠不断延长学习或工作签证留在伊朗。无时无刻他们都得带着护照出门,伊朗警察会经常查验他们的身份。他们中的大多数在伊朗都做着中下层的工作谋生。由于石油资源丰厚,伊朗百姓的补贴较多,所以许多伊朗人不愿做苦力。在伊朗,做建筑工人、扫大街、搬家等最苦最累的工作大多是阿富汗人,

他们像老黄牛一般勤快、任劳任怨。

在伊朗宗教圣城Qom我认识了在伊朗出生和长大的阿富汗人买哈迪。因为战乱,买哈迪的父辈一代移居伊朗,至今一家九口人(爸爸、妈妈、3个兄弟和3个姐妹)居住在一个不足十平方米的一房一厅的屋子里。在买哈迪的家中住了一晚后我计划前往伊朗的旅游城市开山。买哈迪执意让我到开山住他舅舅的家中。

来开山汽车站接我的是一个高大黝黑的的小伙子,买哈迪的弟弟哈米。一路上,在同哈米的攀谈中,我得知哈米只有十九岁,高中毕业后,因为没钱读大学,跟着买哈迪的舅舅做建筑工。我们到达买哈迪舅舅家时已是傍晚时分。虽然他家很大,但空空落落,没什么家具,装修也很简单。能看出这是一个十分拮据的家庭。

买哈迪的舅舅在建筑工地谋生,常常是从早到晚不分昼夜的工作,家中有老婆和三个十岁左右的小孩。

在保守的伊斯兰家庭,吃饭得男女分开。饭前饭后要洗手,洗完手后不能乱甩手上的水珠,必须用毛巾擦干。 买哈迪的舅舅因工作晚上不能回家吃饭,因此,只有我与哈米和该家庭中的两个男孩共进晚餐。晚餐米饭中没有特质的香料(在伊朗米饭中都会加入一种高级香料提香,价格近似黄金)。只有一样菜——鱼肉罐头。哈米将罐头平均分至两个餐盘中,将其中一个装满鱼肉的餐盘给了我,另一个留给他们自己。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他们让我一个人单独享用一半的鱼肉,而自己三人吃剩下的一半。

我将我的餐盘递给他们说:一起吃吧!他们却怎么也不肯接受,执意让我一个人享用一半的鱼肉。我看着他们吃一小口鱼肉,就要吞几口米饭,实在于心不忍。

哈米的舅妈和家中小女孩在厨房进餐,窗帘遮着,我甚至不知道她们的餐盘中是否有鱼肉。一个不富裕的家庭将他们力所能及的最好的食物以最多的分量给了我。这是我有生以来享受到的最高规格的款待。最终我怎么也没忍心吃完餐盘中的菜,但这却是我吃过的最美味的晚餐。

第二天,哈米和家中的小孩领我游览开山。无论去哪儿他们都坚持为我打车和门票费用。看着他们那样坚持,那样花费,我实在不忍心,也不好意思再接受他们的好意。最后,我不得不找借口推辞道:我累了,今天就到这儿吧,谢谢你们陪我游玩,我们回家休息吧。我知道如果我不那样说他们一定还会继续为我门票、付车费。

在我临走的那天我试图给他们一些钱,但他们说什么也不肯收。哈米送我到汽车站,坚持要为我买去往下个城市的车票。我坚定地对他说:如果你帮我买票,我就不走了。这样,哈米才不再坚持。

电视中的伊朗与现实中的伊朗完全不同。我看到到的伊朗,是一个让我哭了三次,感动了无数次,交了无数个好朋友的国家。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