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大利亚小学演讲【澳大利亚,西澳】

Posted on Posted in 大洋洲, 游记
Share Button

澳大利亚小学作息时间很短,一般早上9点上学,下午3点左右放学。孩子天性好玩,学校重视学生的自由发展,在教学上采用启发式教育。每班只有十多个学生,由一个班主任全权负责学生的所有课程。小学没有固定教科书,国家制定了教学大纲,规定每个年龄段所需要了解的知识,班主任依据大纲自行为学生设计讲课内容。
  在澳洲时,我被邀请到一所小学,为几个班级的孩子做关于中国和中国文化的小演讲。教室里,没有整齐划一的座椅板凳,孩子们围着我随性而坐,专注地聆听。演讲中,不断有学生举手提问。孩子们的思维很活跃,唧唧喳喳问个不休,五花八门的问题让人仍俊不禁。例如长城有多长,从中国飞到澳大利亚要多久,是不是从小就学功夫,能不能教几招给他们等等。课堂上,我与他们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学校的安全防范措施也做得很好。访客需要登记,获得管理老师或校长的准许才能入校参观。澳大利亚法律还规定,除学校外,未经孩子监护人允许是不能对孩子拍照的。所以,这次我没有办法把孩子们天真的笑脸框入相机中。仅有的几张人像照,也只拍到孩子的背面,幸好,经朋友允许后,我拍到她可爱的小孩。澳大利亚政府设有专门的部门“Child Protection Department”保护未成年人权益。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澳大利亚政府重视教育不是靠说出来的,而是落实到了实在的措施上。我参观的两所小学设施都非常好。空调、电毯、电脑、互联网、崭新的座椅、图书馆、运动场等该有的设施一样不落。我的沙发冲浪朋友在一个人口仅有两千人的偏僻小镇Halls Creek当教师。该地区大多为土著居民,家长经济条件有限。当地的学校不仅免收学费,还为学生提供免费午餐,并且有校车免费接送孩子。当然,澳大利亚的所有小学都是免学费的,但在一些富裕地区,学校会不断写信恳请家长为学校捐款。
     我的另一个沙发冲浪朋友Chris在澳大利亚北领地首府达尔文的一所学校当老师,他的周薪不低于2000澳币
(即不低于人民币12000元),高于各行业的平均工资水平。如果到偏远地区支教,收入就更高。国家还给在Halls Creek支教的我的朋友艾米丽和特洛伊免费安排了一个带家具、装修不错的别墅居住。

到越偏远的地区当老师,收入越高。“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口号在澳洲得到了很好的实践。

我问当地老师,孩子放学那么早,又没有家庭作业,如果他们回家后老是看电视、出去疯玩怎么办?家长不担心会影响他们的学习嘛?

想不到老师说,玩是小孩子的天性,把他们送到学校来的目的就是让他们好好地玩,在玩中让他们增长知识。

老师还告诉我,澳大利亚家长与他们讨论的是怎样让孩子玩得更开心一点,而中国家长则要求给孩子留作业。他们是不是不爱孩子?他们居然提出这样的疑问。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