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澳洲】搭顺风车旅行

Posted on Posted in 大洋洲, 游记
Share Button
搭车路线图

   当我告诉澳大利亚的朋友我计划用21天从西北部的达尔文一路搭顺风车旅行到西南部得帕斯时,他们都说我疯狂,不可能!因为一共4000多公里,相当于从沈阳到拉萨的距离。途中要经过丛林、沙漠、草原,觉得多数路段是无人区。计划行程时我也觉得这将又是一段颇具挑战的历程。我也在问自己,我能否顺利完成?

我在公路上等顺路车

   空降达尔文的第二天就遇到了台风。朋友说:“你来得不是时候,现在是雨季。”由于台风,我的行程耽误了好几天。每天都在下雨,雨中等顺风车是很不方便的。但是已经5天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体验一下澳洲的灰狗巴士也不错,挣扎了一会儿后决定坐汽车冲出阴雨天区域。澳洲的车票太贵了,10个小时的车程132澳币(约合人民币900元),买的还是优惠票。在狂风暴雨中我搭着灰狗巴士从达尔文来到了努纳拉(Kununurra)。

努纳拉(Kununurra)的沙发冲浪主人载我到公路上

   从努纳拉开始天气渐渐变好,是时候搭顺风车继续旅程了。从努纳拉到小镇Halls Creek我用了7小时,搭了三辆车,留下了三段难忘的经历。
   
    第一个载我的司机是一位修道院的修女,平时义务帮助澳洲土著居民进行职业培训。那天她正要去一座偏远偏远小村庄上课,顺路载了我一程。一路上我给他介绍中国和我的旅行,她给我讲了许多与澳洲土著人在一起的经历。在岔路口放我下车后,不一会儿我上了第二个司机的车。(走得太冲忙,忘了拍照留念)

我与司机Jeff

   第二个司机叫Jeff,在荒野中的一个镍矿矿地上班。当时他正好是去上班,见到我要搭车,欣然搭了我。靠近他的矿地时,他问我:“想去参观一下吗?”我说:“如果可能,当然想去。”矿地广大,安全设施完善,还有免费的点心和牛奶、咖啡。(矿区的详情以后再令写一篇博文)据说大部分产品都出口到中国。Jeff带我到矿区各个地方参观,试想在中国矿区应该属于国家级重点,怎会轻易放一个外人,甚至一个外国人进来参观呢?

    结束完参观,Jeff把我载回到公路上。我继续等待下一辆车。

澳大利亚移民局官员,看看他衣服上的标志:Australian Government

   西澳大利亚人口稀少,尤其是郊外,几百公里见不到一个人也是很正常的。此时烈日当空,公路两头荒芜人烟。数辆车路过,但都是呼啸而过,没有停下。也许是司机也担心自己的安全吧,空旷的公路,怎么会有一个人在呢,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烈日下我撑起伞,继续等待。

    两个小时后,一辆车停了下来,一番交涉,我顺利坐上了这辆车。这位司机竟然是澳大利亚移民局的官员,他的工作是在郊区、偏僻小镇抓捕非法移民。他现在正在巡逻。他很好奇,我为什么会出现在旷野,问了我好多问题。一路上我们聊了很多,从他口中我得知我天朝国有很多“勇士”放弃社会主义幸福的生活,黑在了澳大利亚。他很惊讶见到想我这样旅行的中国人。

我和司机合影

在Halls Creek休息数天后,我又继续上路。等待了一个多小时,遇到了一辆车。司机去的目的地正巧是我要去的城市Broome。今天很幸运,700多公里的路,一辆车就到了。这位司机来看朋友,完事后要赶回Broome。开着女友的车,她的女友是政府公务员,政府低息贷款给她买了一辆车。从这位司机口中,我得知了澳大利亚公务员的待遇是如何优厚(今后博文想写)。

乡间加油站

  先是台风影响行程,而后在数个城市遇到精彩活动又推迟行程。最后到达Broome一算时间不够了,已经订好的离开澳洲的机票不能改期。我只好买了一张飞机票,从Broome直飞到了Perth。错过了在澳洲搭顺风车穿越沙漠的经历。

   最后算算,在澳洲搭顺风车从努纳拉到Broome一共一千多公里,相当于北京到上海的路程。虽然没能完成从达尔文到帕斯的原计划,但是这段经历和遇到的人确实令我难忘。

   澳洲式一个比较容易拦到顺风车的国家,很多欧美年轻人都在澳洲搭顺风车旅行。希望今后后更多的我国青年也去试试。

路过澳洲小镇Fitzroy Crossing
Fitzroy Crossing
郊外商店墙上的安全提示
Fitzroy Crossing荒野
空旷的西澳大利亚公路,这段路被誉为全世界最长的一段直道
一座小镇的加油站外
小镇的加油站
小镇的加油站的商店

(全文完)

原文写于2011年4月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