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乡下人【韩国,东海】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韩国国土面积不大,仅十万平方公里,大体相当于我国的浙江省。从南端沿海城市釜山坐高速列车到北部的首都首尔只需两小时。这年,我还是不名一文的穷学生,靠着自食其力,攒下一笔旅费,花起钱来自然缩手缩脚。为了省钱,我乘坐当地人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城际巴士,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开始了自得其乐的下一站之旅。沿途风光优美得像画卷一样不断展开,我感受到一种简单而真实的快乐。

贫穷不是扼杀快乐的祸首,怨天尤人的心态才是丧失快乐的根本。

六小时后,我从南部城市大邱来到北部的东海市。一个人游荡在陌生的城市,听着陌生的话语,呼吸着陌生的空气,走在陌生的街道,那种滋味孤独而美好。

从大邱市中心出发,行车不到30分钟,钢铁丛林消失了,浮现在我眼前的是炊烟袅袅的村落、曲折蜿蜒的乡间土路。青草的味道,沁人心脾。隐约的犬吠、潺潺的溪水、矮墙下乡村老人搬动酱缸的声响,正是乡村特有的旋律。

上世纪60年代刚结束二战和南北韩内战的韩国,农村年人均收入只有不到100美元。农民没钱买日常食物,孩子不得不放弃学业而下地干农活。现在的韩国农村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韩国农村家庭富裕吗?韩国农村基础设施完善吗?韩国农村人的观念是落后还是先进? 带着许许多多疑问,我来到大邱市的乡下。

我在沙发冲浪网站认识的朋友张银成正在车站等我。银成是一个短发、鹅蛋脸、皮肤白皙的韩国女人。她以前是一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活在焦虑中,一碰到问题就急得焦头烂额、手足无措,有时甚至怀疑生命是不是有意义。我想起她此前发给我的照片。照片中的女人靠着树干,全身紧绷,神情疲惫,并不快乐。那是以前的银成。

为了换一种生活方式,银成毅然辞掉工作,丢下爱人和小孩一个人到加拿大学习英语。一年后,学成返乡的她,开设了一间英文补习班,帮小学生补习英语。现在的银成不仅收入高了许多,且工作时间也变短了,懂得享受人生。

银成乡下的家布置得很有情调。小巧精致的雕花家具,田园风格的花瓣吊灯,浅紫色的印花软垫,无不透着温暖纯净的气息。家里,各种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和我之前住过的韩国城市家庭没有什么不同,卫生间也特别干净。

你的气色很好。我夸银成道。

我有梦,也有勇气做我想做的事。以前,工作压力很大,常常会觉得自己渺小如尘埃,走在街上,巨大的人流很快就把我淹没了。有时,甚至不知为什么活着。那时,我的心死死的。银成把冒着热气的茶推到我的面前,茶叶蜷曲在维多利亚式的花瓷杯里,很别致。

要踏出这一步并不容易。我叹道。

IMG_1394 IMG_1403 IMG_1405

他们说我会后悔,放着稳定的工作不要,一意孤行去闯荡。可是,世上没有百分百安稳的事,不是吗?想起以前的几多阻扰,几多挣扎,银成微微一笑。

我点点头,为银成今时今日的生活而高兴。有的人只要偏离了对他来说已成为生活习惯的轨道,就会不知所措。可是看看现在的银成,她踏出了勇敢的一步,重新过上了迷人的新生活。

我们每个人都会做梦,但大多数人只停留在妄想阶段,或者愤世嫉俗地抱怨老天不公,却没有勇气去实现它。

银成称自己为“快乐的乡下人”。她的生活充实而惬意。每周末银成一家都会开车到菜市采购一周食物,到附近教堂做礼拜,去周边地区游山玩水。虽说在农村,但银成一家出行却很方便。在韩国,几乎家家户户都有车,汽车在韩国是很普通的代步工具。听说,为了鼓励百姓到农村居住,政府承诺无论你住到哪儿,路都会修到你家门口。所以,现在韩国农村居民的生活条件已和城市居民相差无几,农村居民享受的福利并不比城市居民差。银成说:“韩国农村今天的成就归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进行的‘新乡村运动’。在运动中政府高度重视教育,鼓励农民们自己动手建设家园。”

周末,银成叫上一群朋友,带上孩子和我一起开车去附近城市做短途旅行。沿着韩国乡间公路开车,虽然道路窄,但路况很好,两个小时的车程,我在车里竟然睡得很香甜。我们跋山涉水在丛林中远足,登上韩国帆船酒店遥望东海,最后再回到农村一间有名的乡下小餐厅吃晚饭。

晚上,躺在床上,我望着窗外的满天星斗发呆。不知怎的,突然想到有人说过的一句话,活的灵魂需要生命,活的灵魂不服从一板一眼的规则。 是啊,我们都是有生命的人。

你,我,都愿意做这样快乐的乡下人吧?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