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开始,哽咽结束【土耳其,穆什】

Posted on Posted in 欧洲, 游记
Share Button

人们常说“微笑是最美的表情”,土耳其之旅让我学会了快乐地微笑。在土耳其,语言不通,微笑成了我与土耳其人交流的最好语言。

在土耳其的大街小巷穿梭,一路上遇到的土耳其年轻人的英语并不好。甚至,他们都说不出几句完整的英语句子。例如问时间,我不能问:“What time is it?(现在几点?)”,只能说一个单词:“time(时间)”,然后用手指指手腕,这样他们才能明白。为了与当地人拉近距离,我学了两个简单的土耳其单词:“merhaba(你好)”、“Çin(中国)”。

其实,土耳其人热情好客,喜欢与外国人交流,但由于语言不通,我也不敢贸然开口,唯有先用微笑的眼神注视他们,如果他们对我报以友善的微笑,我便回开口说“merhaba!”此时,他们往往也会回一句“merhaba。”接着问我是哪国人。我就会微笑着说:“Çin、Kongfu(功夫)、Jackie Chan(成龙)。”一边说,一边还会比划几招。听完这几个词后,土耳其人一般都会激动不已,很多时候还会热情地邀我一起喝茶、吃点心。

一天,我来到土耳其东部一座似乎只有我一个外国人的城市加济安泰普。公车上,售票员问我是哪国人,我答曰:“Çin、Kongfu、Jackie Chan”。 售票员十分惊喜,激动地对全车乘客宣布:“这里来了一个中国人。”我也没羞涩,站起来向大家举了个躬,说“merhaba、Çin、I love Turkey”。 顿时,车厢发出阵阵赞美和欢笑。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SAMSUNG DIGITAL CAMERA

在土耳其东部城市迪亚巴克尔行走,老城区震耳欲聋的欢歌笑语引起我的好奇。循着音乐走去,只见一户人家正在举行婚礼。出于礼貌,我只是站在场地门口张望,没有走进去。婚礼在一块空旷的露天场地举行,条件很简陋。我猜想他们是一户普通百姓。

在门口探头探脑地我,被新人的亲戚朋友“逮”住。此前,他们从来没有和外国人打过交道,见一个长着东方面孔的人出现在家门前,他们感到吉祥喜气,分外激动,定要拉我进去一起跳舞。

盛情难却,我随他们一同进去,扭动身姿,欢乐舞蹈。舞蹈过后,大家都围聚在我身边,好像遇见百年难见的明星似地注视着我,让我成为全场焦点。我真担心自己抢了这对新人的风头,赶紧走到这对新人面前,说“恭喜,恭喜!新婚快乐!”他们与我合影留念。之后,婚礼现场很多人要争着与我合影,又七嘴八舌地问我是哪国人、结婚了吗、做什么职业等语。再这样呆下去,只怕新人的婚礼都无法进行了。我连忙对大家解释我还有许多地方要去,向大家道别后,“逃之夭夭”。

在土耳其中部城市尚勒乌尔法,当地沙发冲浪主人带我去一家健身中心,一群土耳其孩子正在学习跆拳道。我向他们做了自我介绍,没想到孩子们竟然围着我,唧唧喳喳地让我教他们几招中国功夫。教练买来汽水给我喝。望着孩子纯洁的笑容,期待的目光,我无法推辞,硬着头皮表演了几手三脚猫功夫,他们在一旁啧啧赞叹。虽然我说不出几句土耳其语,他们也说不出几句英语,我们却能在一起玩得不亦乐乎。

在土耳其的最后几天,天气转凉,我在穆什病倒了。我住在沙发冲浪朋友哈米特的家里。哈米特和他的家人给了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哈米特的妈妈,是一位慈爱的妇人,她日夜守候在我身边,煎了药水要我喝下,又熬了清粥喂我吃。见我没有厚的御寒衣服,她特意给了我一件。哈米特还买来围巾,围在我脖上:“Leo,快快好起来呀。”对于一个病人来说,这种温暖的关爱,有时甚至比药物更灵。我相信这世上再没有比他们温暖的关怀更可贵的宝物了。

临走那天,土耳其妈妈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的中国孩子,一路顺风,欢迎再来。”他们亲自送我到汽车站,看着我上车,微笑着与我挥手道别,直到大巴完全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

与哈米特一家短短几天的相聚,却让我产生了难舍难分之情,数度哽咽。这份情谊,我会永远记在心中。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