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世生活【马来西亚,槟城】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大卫胖胖的儿子苏格曼二十一岁上下,目测约两百斤,不爱运动只爱吃,有着一流的飙车技术。在大卫的八个小孩中,他和我年纪相若,这两周又恰好放假,于是决定载我去槟城游玩。

吃完一顿印度风味的早餐后,我们开着马来西亚本土产的Proton Saga小汽车出发啦。马来西亚的高速公路宽阔畅通,一路上,我胆战心惊地享受着苏格曼的飞车技术:以150码的速度飞驰。

我们从巴里文达村出发,半个多小时就到达北海。槟城与马来西亚大陆分离,是印度洋上的一个小岛。苏格曼说,我们先坐渡船过去吧,然后再走槟城大桥回来。

把车停好后,我们走到渡船船头远眺。温柔的海风轻抚面颊,那感觉,好像坐在一艘永不返航的船上,去往理想国度,心里满是喜悦。碧绿的海水与天相接,迷雾中,对岸的高楼若隐若现,航道上满载货物的轮船繁忙地穿梭其中。近了,近了,对岸的高楼越来越清晰,槟城州最东北部的乔治市活生生地立在我们眼前。我们要深入它的五脏六腑了。

大街上,只见许多年轻的马来女子都包着白色头巾。原来,在伊斯兰教中,妇女地位很低,除了老公以外,女子头发不能随便示人,所以出门在外,她们都会用纱巾包头。尽管马来女子皮肤偏黑,但她们有着清晰的轮廓,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十分美丽。

“到了马来西亚怎能不尝尝马来美食呢?”苏格曼不容分说地把我拉进一家马来餐厅。

david's son IMG_0011 IMG_0012 IMG_0020

黄澄澄的炸鸡腿,包裹着海虾的喷香米饭,混合着咖喱汤的茄子,还有一杯纯正的冻咖啡,这便是我吃到的第一顿马来大餐。

一顿色香味美的午餐后,我们又去逛了几家大型商场,在图书区,我惊奇地发现马来西亚的华语书籍大多是从中国大陆、香港或者台湾进口的,就连《易中天品三国》都能在书架上找到。不少读者正站在书架前翻看。

从商场出来后,苏格曼去取车,我在水果摊上买了一些番石榴和芒果。苏格曼告诉我,在马来西亚买水果可以退换。我不大相信,既然已经买了,人家凭什么换给你呢! 苏格曼执意要我试试。我有些担心。我在此人生地不熟,要是人家认为我存心找茬儿,冲出几个彪形大汉把我揍一顿就惨了。可是,好奇心的闸门打开,就关不住了。马来西亚小贩是否真的那么好说话?我拎着袋子来到刚才的小贩摊前,小心翼翼地问:“真抱歉,我不想吃这些水果,能否给我换山竹?”没想到,买水果的男孩二话不说就给把相同分量的山竹称给我,还特意给我选了个大儿、成色好的。原来,马来人大多是回教徒,他们相信因果循环,认为你如何对别人,别人就如何对你。做好事不会没有好报,迟早一定会受到真主眷顾。这是许多善良的穆斯林人一直遵守的原则。

接着,我们来到乔治市的海滩游泳。游人很少,海滩静静躺在我们脚下,海风慵懒吹过、海鸥肆意划过水面,此情此景,恍如天堂。坐在沙滩上,我望着浩瀚的碧空出神,真愿意在这样宁静的遐想中度过好几个小时。在这样的时光中,心情舒缓而平静,沉默的灵魂仿佛与宇宙连成一体。

随后,苏格曼开车载我绕槟城小岛整整转了一圈,美食吃过了,街道逛过了,我们开始返航。 一会儿,我们即将经过世界上第二长的大桥——槟城大桥。这座大桥建成于1985年,全长13.5千米,长度仅次于美国三藩市的金门大桥。很快我们便来到桥前,长长的桥身,一眼望不到尽头,仿佛一条长龙连接着地面与天空。桥面有些窄,但车的速度并不慢。回家的路上,苏格曼开得更快了。一般司机开车过桥,比如大卫要用将近十五分钟,但苏格曼只用七分钟就过去了。回去的路上,苏格曼一直嘱咐我:“不要告诉我爸爸我开得这么快!”,我问:“你们没有限速规定吗?”苏格曼回答说:“公路上有测速器,遇到它开慢点就没事!”原本三十分钟的路程,我们只花二十分钟就跑完了。

一天的槟城之旅就这样结束了。我想,我爱上了这样吃吃喝喝,随处游走的俗世生活。我想起一位旅游前辈对我说的话,有些胆怯的人,像蜗牛那样缩在自己的角落,躲在美其名曰家的地方,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勇气去拥抱阳光。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