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眼看人走火床【马来西亚,巴里文达】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这天,大卫要带我去看印度教的火上行走仪式。火上行走仪式起源于印度南部,信徒要走过用木炭铺成的火床,以表达他们对神灵和民众的信任。在火上行走仪式中有钩子穿背和长针穿嘴项目,以前我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次,我为即将亲眼欣赏到这些不可思议的表演而兴奋。 

我们开车一个多小时,到达一座偏僻的印度神庙。宁静的村庄渐渐喧闹起来,敲锣打鼓声不绝于耳,远处飘来一支忧郁的印度歌曲,歌声凄婉,哀哀欲绝。公路上停满了车,密密匝匝的人群把神庙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

ceremony 2 CIMG8966 CIMG8967 CIMG8974 CIMG8981 CIMG8982 CIMG8984 CIMG8985 CIMG8987 CIMG8999 CIMG9002 CIMG9004 CIMG9019 fire walking ceremony in malaysia IMG_0003

大卫拉着我,好不容易挤到前面,只见一块黄布铺在泥土地上。一位半身赤裸,腰间系着树叶,下半身穿着黑底红边长裙的男子俯卧在黄布上,长长的头发垂在地面。他扮演着“印度神”的角色。一位信徒正全神贯注地将一个个粗大的钩子穿入他背部的皮肤。那人发出阵阵惨叫。我看不清他俯卧下的脸,猜想那表情一定因剧烈的痛苦而扭曲。

这一幕骇得我目瞪口呆。我立即拿出相机,把我所见的惨烈景象捕捉进我的镜头。一旁的另一个信徒则光着脚,站到一把锋利的大刀上,他的脚顿时渗出殷红的血,发出一声凄厉地呼叫。

信仰的力量到底有多强,能够让人自发地选择忍受痛苦?

我不忍再看,别过头,见背上穿满钩子的“印度神”已被拉起,走向另一座更大的神庙。我这才看清他的样子。小而瘦,是位年轻的印度男子。原本眉清目秀的脸,偏要画出怪异的样子。额上点着鲜红的印度痣,鼻上套着一个大鼻环。

大神庙旁早已备好火床,方才站到刀上的那位勇者是这次仪式的祭师。所谓的火床就是在一块长方形的空地上,铺满木炭。尽管木炭上的火焰已熄灭,但木炭燃烧产生的高温,让靠近的人感觉热浪滚滚,就连我的相机也发热失灵,很难想象光着脚板踩在上面的感觉。祭师来到火床前,信徒被淋上药水,一个接一个走到祭师面前祷告。只有祭师同意,信徒才能走火床。

一为信徒得到祭师许可,合拢手掌,由另外两位信徒搀扶着,赤脚踏上滚烫的火床,快速冲了过去。接着,一个个信徒前仆后继地冲过火床。据说要走火床的人必需在此之前斋戒两星期,并服用特制药材。妇女和儿童是没资格走火床的,他们只能由信徒搀扶,围着火床绕圈。

走完火床,接下来就是拜神。 “印度神”和祭师依次来到神像前跪拜。一个信徒拿着类似面粉的东西向大家头上涂抹,我好奇地伸出头,一颗大大的印度痣点在我的额上。拜神结束后,整个仪式也宣告结束。我们刚想离开,突然,大卫指着一堆人对我大叫:“冲进去!”我跟大卫像豹子一样快速挤入人群。原来里面的人正在帮“印度神”取钩子。

粗大的钩子一个个被取下,“印度神”惨叫连连,揪着人心。他承受的痛楚,必定非比寻常。让人啧啧称奇的是,不知抹了什么药粉,他的背部居然没渗出一滴血。

我不禁感叹,有信仰的人,忍受痛苦的能力真是超于常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希望通过某种方式获得力量,这样才不会被痛苦击倒。我们应该找到属于自己的信仰。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