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澳洲奶奶同游吴哥窟 【柬埔寨,暹粒】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到柬埔寨的第三天我起了个大早,坐最早一班巴士向吴哥窟所在的城市——暹粒赶去。一提到柬埔寨,人们马上就会联想到吴哥窟。可以这么说,吴哥窟是柬埔寨民族精神的象征,好比万里长城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一样。

一进入柬埔寨,你会发现上到国旗、签证、出入境章,下到街头的广告牌,平民百姓喝的啤酒、穿的T恤,吴哥窟的图案无处不在。

大多数外国人花五美金才买到从金边到暹粒的车票,而在中国同胞的指点下,我只花了三块五美金就买到同等档次的车票。从金边到暹粒的公路应该是柬埔寨最好的公路了,全都是双向单车道的柏油马路。车窗外是一望无际的荒地,参天大树在火辣的热带阳光下快乐成长。路上,人迹寥落,要隔很长时间才能看见一座房屋,所有房屋都是千篇一律的样式:木头房子,一层架空,二层供居住。售票小姐承诺的四小时早已过去,而巴士还在行驶。我扫视了一下周围,全是柬埔寨当地居民,没有人说英语,真是一段寂寞的旅程。这时,站起来一位看上去柬埔寨妇女模样打扮的老奶奶,她用纯正的澳洲英语问: “Excuse me! When to arrive Siem Reap?(请问什么时候才能到暹粒)”车厢内一阵沉默,没有人回应她,或许大家都没听懂她在说什么吧。这辆车里怕只有我跟她两个外国人。于是,我立即走上去与她聊起来。她叫玛丽,来自澳大利亚墨尔本,这次出国是为了看望在中国昆明工作的儿子和孙子,顺便来柬埔寨游览吴哥窟。又过了两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到目的地,此刻,已是下午三点。

第二天我和玛丽一人租了一辆自行车向吴哥窟出发了!面色红润、白发苍苍的玛丽骑起车来一点儿也不输给我这个年轻人。玛丽姿态优雅,发型梳得纹丝不乱,从座位上起身时会小心整理自己的衣角。她与我聊起天来,总是兴致盎然,笑容满面,即使满脸皱纹也很美,因为那是从身体里散发出的笑容。

我问玛丽,儿孙们放心她一人外出旅行吗?

玛丽指指自己的心,我还很年轻呢,一个人好自由。

是呀,只要内在的生命不断成长,就不会变老。

与大多数老人忌讳谈生死不同,玛丽对生死看得很豁达。她说,年轻的时候,很看轻生命,以为生命还长呢;年老的时候,才惊觉生命的短暂和可贵,所以,她每一天都要风风光光、开开心心地生活。活得快乐,才能死得安乐。

神秘的吴哥窟一点点浮现在我们眼前。先是一条蜿蜒的护城河和一座石桥通往他的中心建筑群。中心的那座神庙由大、中、小三个长方形回廊环绕周边,形成须弥座,回廊又依外大内小、下大上小的次序堆叠成三圈,中心矗立的五座宝塔为顶点,象征须弥山。

走入神庙,最吸引眼球的东西莫过于墙上的雕刻了。经过百年风雨沧桑的迷你雕像依旧惟妙惟肖,有的唱歌、有的弹琴、有的伴舞,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六百多年前吴哥王朝显赫时期的太平盛世。神庙里悬挂着相关的文字介绍,但只有英语和柬埔寨的高棉语,没有中文。因为介绍中有大量的历史和建筑学上的专有名词,我几乎看不懂。玛丽善解人意地问我哪些单词不懂,接着耐心地用简单的英文向我解释那些艰涩的词汇。有时玛丽先看完介绍,再用简单的英文讲解给我听。“懂了吗?有意思吧!”玛丽常常这样说。我发现,玛丽从这样的翻译中,获得一种满足和快乐。

IMG_0009 IMG_0010 IMG_0037 me in ankorwat

走出祭师庙,接着,我们又骑自行车前往几座鲜为人知的小神庙。在古老的吴哥城里穿行,身旁不时闪过一堆已有千年历史的残垣断壁。路旁的每一块断壁,似乎都有一段传奇的故事要向我们诉说。一位马来西亚朋友告诉我,要想走完吴哥窟里的全部神庙,至少要花六天时间;即使走完全部神庙,也无法了解神秘的吴哥窟的所有故事。

虽然我和玛丽只花了一天时间参观吴哥窟,仅仅走了整个吴哥窟的七分之一,但我却感受到了难以言说的震撼。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有多少伟大的奇迹,又有多少我们无法探知的奥秘?于茫茫宇宙来说,生命如同草芥,渺小而又脆弱,顷刻间灰飞烟散,如何证明我们存在过?或许从玛丽身上,我已找到答案。把每一天当做生命里最后一天,最精彩地生活。

告别前,玛丽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要做一个善良丰富高贵的人,快乐生活。”

再见了,神秘又美丽的吴哥,下次我还会再来听你讲故事!再见了,善良的澳洲奶奶,祝您旅途愉快!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