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洲游记

【巴拉圭】认识陌生人很容易

Share Button

从巴拉圭的比亚里卡到亚松森有两种汽车,慢车三个多小时约35元人民币,快车2小时需要约60元人民币。在巴拉圭的旅程我很放松,时间总是多于金钱,所以我选择了坐慢车。巴拉圭的城际慢车和中美洲各国的一样,用的是20世纪八九十年代美国淘汰下来的校车。车上坐满了人,我从车头走到车尾寻找空位,可是所有位置都满了。司机旁有上车的阶梯,能坐下总比站着好,我问司机:“我可以坐这吗?”司机用很快的语速说了一段西班牙语,主要就是想告诉我不能坐。我走到车中部,和几个乘客站在走道上。

跟巴拉圭朋友在一起

小幅超员的汽车缓缓开动,售票员上车了,把我们往车后部“赶”。一路上不断有乘客上下车,不一会儿车的走道上就挤满了人,这时我明白了为什么先上车的乘客被“赶”到车后部。半个多小时汽车行驶到下一个大站,一些乘客下了车,我幸运地得到了一个座位。冬天的巴拉圭大多时候白天很热,今天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阳光射入车窗照在乘客身上,很暖和。一位乘客拿出了巴拉圭特制的饮料Terere喝了起来。一旁的乘客都看着他,那位乘客无意识地将饮料杯递给了一旁的乘客,接着又递给另一个乘客。陌生的乘客间竟然一起喝起茶来,而且边喝边聊,陌生人俨然已相互成为朋友。巴拉圭还没建成和谐社会,人们居然敢接受陌生人递来的饮料,真是不可思议。

到达亚松森,一路上看到很多外币兑换点。因为我手中剩余的巴拉圭瓜拉尼不多了,但还有好几百元的阿根廷比索,就特别留意了一路上兑换点外大大的招牌,上面显示着主要货币的兑换价。仅仅三个星期阿根廷比索兑换巴拉圭瓜拉尼跌了14%。不稳定的阿根廷比索真是一天一个价。

星期天,亚松森市民喜欢开车到周边郊区,和朋友或是和家人一起野餐、晒太阳、闲逛,没有理由,就是放松,享受生活。熬过上周最冷的天气后,本周天气开始回升,白天总是阳光灿烂,暖暖的,好舒服。朋友米盖尔组织大家一起到一座离亚松森约25公里的—Aregua小城进行聚会。米盖尔在巴拉圭教育部工作,负责起草教育类的法律文书。不到30岁的他穿上运动装显得更加年轻和活力。

我们一共二十多人参加,除了巴拉圭本地人外,还有来自澳大利亚、哥伦比亚、比利时、意大利、玻利维亚和中国的各个国家的人。Aregua有一个很大的湖泊,政府在湖泊旁建起来一座小公园—PlayasDe Aregua,这也是我们的集合点。停车场内停满了汽车,公园的草地上、长凳前坐满了人。在波光粼粼的湖泊映衬下,公园风景优美,我们边聊天边吃零食边喝Terere。

聚会上我认识了玛利亚,十年前她得到了台湾政府的奖学金在台北学习了一年的中文。虽然很久没说中文了,但她还能应付基本交流,只是说出的中文带上了浓重的台湾口音。在拉美只要会说中文的当地人无一不富有的,玛利亚也不例外。三个月前她辞掉了银行的高薪工作,和朋友创业做外贸生意。

在米盖尔的带领下我们走回Aregua城区。Aregua城市很小,类似国内的一个小镇。平时是一座寂静的城市,只有周末城内才会出现车子川流不息的景象。我们走到Aregua的老火车站,这已成为一片废墟。两节老车厢停放在长满草的残缺铁路上,车站建筑已成了私人房屋。车站旁的不远处是一座古老的私人大大房屋,屋主免费开放给公众参观。屋主热情友好,喜欢跟游客攀谈。房屋古老华丽,墙壁上挂着多幅油画,几间展示房间里摆各式各样的工艺品售卖。参观的最后一站是城内的红色小教堂,它建在一个小山丘上。没有专人看守,不收门票。

站在教堂前能看到半座城市的景色。天色暗了下来,赤红的晚霞映红了天空。外出郊游的亚松森市民开始返程,通往亚松森一侧的公路上汽车堵成了长龙。夜色中我们结束了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天。

周末午餐
受欢迎的餐厅
公园
蓝天白云
老火车
跟巴拉圭朋友在一起

(全文完)

原文写于2014年4月

若你近期有到中南美洲旅行的计划,推荐联络拉美假期,他们是一家专营拉美旅游的旅行社,服务专业高效。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