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南诏之国的节庆

Posted on Posted in 亚洲, 游记
Share Button

   旅居在南美已有一段时间,早已习惯那非强国每天看着蓝天、吹着海风、踏着绿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吃着健康的食物的悠闲生活。为了做新书《间隔年 浪迹拉美》的宣传,我返回祖国。刚开始生理、心理、行为上很不适应。拉肚子是件一直再犯的小事,而公车司机为开门我说了声“谢谢”,引来其他乘客的诧异,这在乌拉圭等很多弱国是个很正常的行为,但在祖国人们却还不习惯。

   忙里偷闲,五一假期新书宣传活动暂停,我有空到云南旅行了6天。游玩了大理和昆明。很多人问我为何不去丽江,我答道,丽江太商业化了,还有就是时间不够。云南当地的几位朋友也赞同我的观点,补充道:“其实大理才是云南真正的古城。”

   《天龙八部》火了大理,而五一假期更富了大理。如潮水般的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涌入大理古城,顿时小城喧嚣热闹。那几天恰逢三月节民族节,周边的村民也进入古城赶圩。一个露天市场宽不到十米,但延绵四五公里,人流水泄不通,热闹非凡。卖的东西五花八门,食品、服装、日用品等等。

   穿过三月街民族节街圩人流,我来到赛马大会。这是当地一项重要赛事,参赛选手来自云南各地,大理电视台现场直播,重要领导亲临现场。我原以为是很有民族特色的,在草原户外、大家随意围在一起,类似藏民赛马的那种赛马大会。但并非如此,而是很正规的、安保严密的、在体育场里进行的赛马。公安不让普通民众走上主席台坐着观看,而我说了一声“华侨”,他们便让我进入主席台。主席台上的观众寥寥无几,视野好、不拥挤,还有免费的矿泉水相赠。

在大理有一群年轻人,他们来自全国各地、热爱旅行,为了筹旅费摆起了地摊,贩卖各种工艺品。Alex是湖北人,为了申请新西兰工作假期签证,正在苦学英语考雅思。前些年他背包旅行去了好几个东南亚国家,现住在大理,边学英语边摆地摊赚些生活费。他的摊前招牌上写着“有故事的明信片”。这些明信片里的图都是他在旅行中亲自拍摄的。

还有一位广东的21岁女生,休学旅行,去了西藏和东南亚,现每天穿着傣族服饰在大理古城摆地摊。她说,她喜欢上了边旅行边打工的生活,不想再回到学校。

像Alex和这位女生这样的行者,大理街头有很多。每一个地摊的摊主身上都有很多旅行故事。买一件小商品表示对他们的支持,坐下来与他们聊聊,你的心也会变得年轻和蠢蠢欲动起来。

来到昆明,恰巧遇上了一年一度的国际文化旅游节和昆明狂欢节。游行是比不可少的,不对,游行在某些国家是不允许的,应该说是盛装巡游。政府邀请了几十只队伍进行巡游,其中不乏外国友人队伍,他们来自巴西、拉脱维亚、墨西哥、泰国等。一个外国巡游退队有二三十人,跨洲的往返机票少说每人要1万人民币,还有食宿等费用,可见主办方的花费。可惜的是这些请来的友人就是在主席台表演得最卖力,之后的巡游就是个形式。

在昆明我还有幸去了一趟周边的富民县。链接昆明和富民的高速公路尚未开通,往来车辆不得不穿越一个神奇的山洞隧道。隧道两公里长,空间狭小,没有灯,没有换气扇。里面的乌烟瘴气有剧毒,呆久了会有生命危险。CCTV等媒体对此隧道有过报道,天高皇帝远,情况无改善。

富民县有一座山,开山采石破坏了林木。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花了20万将秃山体涂上绿色油漆。引来不少境外媒体争相报道,高度“赞扬”了我国人民的智慧。

    云南之行我体验了盛大的节庆,遇到了一群有梦想的中国青年,还见识了祖国新发展新成就。用一个小学作文中常用的结尾吧。啊!坐上飞机,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美丽的云南。

游客不礼貌的问路,引起与保安的一阵争吵,和围观
洱海
“大理欢迎您,洱海游船票180元”
缅甸摊贩

全国连锁的温州某皮革厂破产促销活动

赛马活动

洱海

昆明狂欢节上的人流
为了让观众不往前冲,公安站成一排挡住路,也挡住了视线
巡游队伍

拉脱维亚巡游队伍
少林巡游队伍
翠湖
云南财经大学里的一扇门

(全文完)

原文写于2013年5月

Share Button

发表评论